原创 杭州 环杭 口水 摇号 专题 研究院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住在杭州网 > 杭州楼市 > 城建规划  

从1355幢到196幢 杭州这些危房命运走向各不相同

2019-06-28 08:28 来源:钱江晚报 / 记者:詹程开 孙燕 文 通讯员 邱郑铖 制图 姬臣 / 编辑:周杭

导语

最近,杭州两幢“资深危旧房”再次进入公众视线——36岁的杭州朝晖六区67幢,21年间前后5次被鉴定为有安全隐患,4年前各方就积极筹划推倒重建,可时至今日依然“屹立”;凯旋路174号,50岁的C级危房同样遭遇了困局。

  最近,杭州两幢“资深危旧房”再次进入公众视线——36岁的杭州朝晖六区67幢,21年间前后5次被鉴定为有安全隐患,4年前各方就积极筹划推倒重建,可时至今日依然“屹立”;凯旋路174号,50岁的C级危房同样遭遇了困局。

  这也再次引发我们对危旧房的关注。

  记者接连回访了曾经报道过的危房,通过调查发现,它们的命运走向也各不相同。有的危房挂上了D级危房的牌子,还在等待加固方案;也有的在经过推倒重建后,让居民睡上了“安心觉”。

  森仁里2号 

  修缮协商了12年,刚挂上D级危房牌

  杭州上城区皮市巷森仁里2号,这栋四层的砖混结构楼房,2019年4月29日拿到了D级危房(构成整幢危房)鉴定报告。

  从C级危房到D级危房,相关方为如何修缮这栋楼已协商了12年。至今仍未定论。

  早在2014年4月23日,本报曾整版报道过这里。当时,森仁里2号被评定为房屋危险等级C级。杭州上城区相关部门联同小营街道,召开了一场关于森仁里2号房屋排危式落架大修设计方案的居民听证会。听证会上,修缮方案设计单位拿出了两套修缮方案。由于居民意见不统一,两套方案没有通过。修缮一直被搁置。

  今年6月13日,记者再次探访森仁里2号,位于杭州黄金商圈内,离浙医一院、二院都不远。从杭州市第十中学斜对面一条小弄走到底,它就矗立在那里。

  它建于1970年,土黄色的外墙挂着各种电线,单元门口墙上贴着的两块牌子格外显眼。一块写着“D级危房”,另一块的内容是“房屋危险性鉴定等级划分”的知识普及。还有一张用A4纸打印的让出租户搬离的告知书。

  在门口,一位特保人员把守着。记者从森仁里2号所在的紫金社区了解到,特保人员从该栋楼被鉴定为D级危房后,就驻守在这里了。“为住户办理进出证,并确保住户搬出去后就不能进来住了,这也是出于安全考虑。”紫金社区的吴书记解释。

  走进森仁里2号,这是一栋L型的4层楼。据社区吴书记介绍,这里共有产权人33户,实际居住27户,目前已撤离了21户。还有6户,其中有1户是出租户,5户是自己的房子,还有人住在里面。面积不等,大的40多平方米,小的就一室。

  走过逼仄的走廊,可以看到走廊的几户人家外墙破损,房门、窗户也破败不堪。

  走上三楼,楼道左手是卫生间,右手是浴室,加起来约4平方米,八九户人家共用。孙大伯还住在3楼,他家简单装修过。他说,家里33平方米,自己住了40年。之前有5个人住,后来小辈住不了,搬出去了。

  “这栋楼现在已经是D级危房,不推倒重建,还要维修加固再让我们住。我很担心,要是还没加固就倒了怎么办?在加固维修的时候倒了怎么办?”孙大伯说,“这些问题怎么解决,不告诉我们,我们搬出去也不安心,而且加固还要我们出一部分维修费用。”

  记者来到紫金社区,社区吴书记介绍说,这些年,街道、社区一直都在做工作,出过多套维修加固方案,并积极协调住户意见,但是住户最终都没有达成统一意见。

  在此期间,危楼有过临时加固,排除了部分隐患。2016年,公共部位的走廊上本来有部分水泥脱落,钢筋裸露,后来换成了不锈钢的。同时,街道对房屋安装了动态监测设备,随时监测房屋的状况。

  森仁里2号目前还有6户,其中5户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唯一住房,社区也在想办法帮他们找临时过渡用房。

  至于住户都关心的森仁里2号的今后,吴书记说,按现有政策,目前确定下来是对森仁里2号进行加固,从拿到最新的鉴定报告至今只有1个多月,加固方案还没有这么快出来,希望大家耐心等候。

  朝晖九区24幢 

  旧地重建后,居民睡上“安心觉”

  朝晖九区24幢建于上世纪70年代,砖混结构住宅楼,5层楼,2个单元,共65套房,分属于64户家庭。都是小户型,三四十平方米。

  2008年,整幢楼经鉴定整体向北顶点位移较大,2013年被鉴定为C级危房(最大倾斜率为25‰)。2016年11月,这幢房子被鉴定为D级危房,倾斜率达25‰,接近国家标准7‰的四倍。

  下城区启动了紧急避险预案和房屋拆除工作,在2016年11月17日拆除了24幢。

  朝晖九区24幢也成为了当年杭州第一幢旧地重建的多层危旧住宅楼。

  去年6月,完成旧地重建的朝晖九区24幢迎来了第一批回迁居民,很多拿到钥匙的居民终于回到了自己熟悉的新家。

  一年过去了,记者再次来到朝晖九区24幢探访。在一片老小区住宅群当中,这幢崭新的淡黄色小楼格外亮眼。

  二单元5楼的一位住户大姐告诉记者,她在这幢楼里生活了多年。过去,有大车子开过,楼里面都是会震的。“我们家住5楼,是这幢楼的最高层,那个时候每天都胆颤心惊。震得厉害的时候,我们一家人还会吓得跑到楼下去。”大姐说,自从重新搬进来,最大的感受是得到一份心安,“房子再也不会动不动就震了,每天的生活变得踏实,晚上也能睡上安心觉了。”

1561677845287_5d155015159bb82bf2a5c466.jpeg

  拆复建后的朝晖九区24幢


  【浙江新闻+】

  2014年杭州危房1355幢,2018年还剩196幢

  危房处理中最难的是,那么多业主有那么多不同的想法

  有关危旧房的话题,每一次出现,都会让杭州的老百姓非常关注。

  杭州在2014年和2018年分别做过两次城镇房屋调查登记,检测出危房数分别有1355幢和196幢。从两次调查的数据可以看出,杭州危房的数量下降还是比较明显的。

  目前,杭州危旧房的总体情况如何?一旦检测出了危房,又要如何治理?

  从两次调查的数据可以看出,杭州危房的数量下降还是比较明显的。

  相关负责人表示,危房的产生是一个持续、动态的过程,“可能今年检查的时候,房屋并没有达到危房的级别,但等到几年以后再检查,可能就变成危房了。这个和人体是一样的,今天身体检查没毛病,过段时间再检查可能就出问题了,所以坚持隐患排查很有必要。”

  另据记者了解,杭州市目前存在的危旧房中,大部分是在1990年之前建造的房屋。1990以后建造的房屋中,被鉴定为危房的占比很小。

1561677845318_5d155015159bb82bf2a5c467.jpeg

1561677845341_5d155015159bb82bf2a5c468.jpeg

  ■ 什么样的房子算危房?

  说到危旧房,可能很多人并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概念。

  危旧房的等级是怎么分出来的?房子年代老,漏水、墙壁有裂缝,就是危旧房吗?广义上讲,存在一定安全隐患、面貌破旧的既有房屋,都可称为危旧房。但一般而言,由于存在安全隐患需要治理改造的是指危险房屋。

  危险房屋的等级都是由专业的检测鉴定机构按照国家行业标准规定的严格的方式检测鉴定得来。

  这个国家行业标准多采用《危险房屋鉴定标准》,其中规定了房屋危险性鉴定等级评定分为A、B、C、D四级。

  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危改办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这四个等级当中,A级和B级的房屋总体是属于正常状态的,而鉴定结果是C级和D级的话,就说明房屋有“毛病”了,“相对来说,C级的毛病轻一点,D级就是毛病比较严重的。”

  ■ D级危房需要立即拆除吗?

  有不少人认为,如果房屋危险性鉴定为D级,就必须要立即拆除,真的是这样吗?

  该负责人表示,杭州对房屋使用安全非常重视,具体工作要求非常严格。D级的危险等级是最高的,如果房屋鉴定为D级,原则上要求必须立即腾空。但这并不意味着D级的房屋就需要立即拆除。“D级的房屋需要检测、监测进一步确认具体的危险程度,再结合各种实际情况,制定下一步的相关处理方案。按照《危险房屋鉴定标准》,处理方式包括观察使用、处理使用、停止使用、整体拆除等。在杭州,具体的治理改造模式就是维修加固、拆除重建、防危监控等,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处理,不过,必须要在排除危险之后,才能继续使用。”该负责人说。

  ■ 对检测出的危房如何处置?

  一旦房屋被鉴定出是危房,除了D级危房要腾空外,各级政府相关部门还会持续对危房进行监控。

  这种监控包括“技防+人防”,技防是指设备的监控,通过设备进行实时数据的监测,同时也会有人员定期对危房进行现场检查。“只要没有修好,没有拆掉,就会一直进行防控,会持续盯着。”该负责人说。

  那么,检测出的危房除了腾空和监控,还要进行哪些处置呢?

  根据杭州市的相关文件,城镇危旧房治理改造应当与棚户区改造、“美丽杭州”建设、“三改一拆”等各类城市建设工程紧密结合,优先采取成片改造方式,也可以采取单独改造方式。

  成片改造是指危旧房已纳入或可纳入现有城市建设项目,符合相关规划,通过项目整合优化可在短期内实现解危目的的改造方式。成片改造实施过程中要注重项目带动,特别是与棚户区改造等大项目相结合,按照棚户区改造等政策规定推进成片改造,并鼓励引入社会力量和运用市场化运作模式。

  具体由区、县(市)政府(管委会)或项目建设主体对改造规模、治理方式、资金测算等进行全面的分析研究,提出建议方案报市政府或区、县(市)政府(管委会)研究决策。

  单独改造是指对尚不能进行成片改造或3年内未能启动成片改造的城镇危旧房,视条件采取维修加固、拆除重建等。

  危房处理中最难的是

  业主对处理方案有分歧

  在2018年杭州第二次城镇房屋调查登记中检测出的196幢危房中,位于下城区的一共有7幢,其中有4幢位于体育场路上,1幢位于凤起路上,另外在石桥有一幢,还有一幢位于朝晖四区。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目前,这7幢危房都已经做了相应的处理工作。

  下城区住建局房产监察大队副大队长方仁杰说,位于体育场路的4幢危房,因为刚好处于征迁地块,在拆迁工作推进中,已经拆除了。位于凤起路上的1幢危房,对其进行了加固处理,排除了存在的危险。朝晖四区的1处危房,是属于省人民医院的宿舍,目前处于腾空阶段。接下去,计划进行拆除重建。位于石桥的1处危房,已经安装上了检测仪器,目前一直处在严格的监控当中。

  “对于需要安装检测仪器的危房,一般每幢房屋安装2~3个,主要安装在公共空间,会装在楼层相对高的位置。这样一来,一旦楼内有倾斜或者震动导致裂缝加大,仪器都会发出提醒。”方仁杰说,每月一次用仪器监测房屋沉降数据,每半年一次监测倾斜数据。目前,近一年监测的沉降和倾斜数据均在危房标准限值以内。

  记者了解到,2015年到2017年间,下城区还另外排查出了10幢危房,其中,6幢位于朝晖街道,朝晖六区有4幢,朝晖二区有2幢;还有4幢是位于东新街道的重机宿舍。

  这10幢危房都属于遗留下来的“老危房”,鉴定结果都是C级危房。“像重机宿舍的房子比较老旧,加固已经不太合适,也没有太大的价值,目前一直在监控中。重机宿舍处于拆迁地块,不过暂时还没有列入拆迁计划。朝晖的几处危房,目前在处理中还存在一些障碍。”方仁杰说。

  方仁杰表示,在危房处理的过程中,最大的难度还是业主有时候对处理方案不理解,或者提出一些反对意见,导致处理的进度受阻。“其实,在危房处理中,特别需要广大业主和相关部门之间的互相理解和配合。大家思路一致,才能把问题给解决好。”方仁杰说。



版权和免责声明

凡注有"住在杭州网"或电头为"浙江在线·住在杭州网"的稿件,均为住在杭州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住在杭州网",并保留"浙江在线·住在杭州网消息"的电头。

  

本网未注明"来源:住在杭州网"的图文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联系电话:0571-85399752。

时时彩卡时间漏洞